— Madeousia —

两点,三点,四点。我听见啾鸣声。我关掉桌灯,就看见白蓝的晨光。我掀起窗帘,打开窗,四处都是盛大的麻雀的声音。之后斑鸠也来了。我看见水一样的天空。近处和远处的楼,都有边线,但是天空什么也没有。只有迷惑眼睛的颜色。红,蓝,黄都变成了不知道什么颜色,交融,清浅,可以饮泣,可以欢喜。马路上只有地上的白线,单车没有人问津,有个老大爷从小区里趁着天未明走了出来。在我呼吸的时间里,天渐渐更新更亮。失眠的我,仅仅因为在此时从窗口探出脑袋,就拥有了这个清晨。

评论
热度(2)

2017-05-29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