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就别进去看了。多有冒犯,抱歉。
社交恐惧
文字障碍
精神毒物
下流大学生

于是死亡开口了,它说:「我缘何要降临至你身上?」


 
 

「如果转生在这片土地上,下辈子再一起看日环食吧!」

 
 

3月 4月 5月

   
「……他们所能接受的真理,并不是理性逻辑的真理,而是生命情感的境界。」

出于懒惰的不宽容,出于无知的不宽容,出于自私自利的不宽容。

"I feel as if you're no longer mortal."
恐非平生魂。
   
“甜美的进攻感”
  
“在生活最平凡的时刻,我决定向你求婚。”
   
「全ては逆しま に
転生の地へと至る」
    
「……,我很笨的。
不言自明自然是默契的境界。……,有些事情你若藏着不说,我就体会不到。」

 
 

Fahrenheit 451

以前餐桌旁有个书架,从底到顶大概有七排。在椅子上玩手机的时候,晚上从洗手间的拐角出来的时候,发呆的时候,清晨醒太早的时候,映入眼帘是一列列书脊上各种各样的名字。有书的,有人的。有的字认识,有的夹杂着完全不认识的,有的平平无奇,有的组合在一起会在脑海里敲出奇异的韵律。都不是我的。大多是在我出生之前制造出来的,还有一些之后的。有些扉页上留着我爸的字迹,勾着钢笔写的时间地点,不过即使我爸也不怎么把它们从上面拿下来。每一本翻开都有那么多页,每一页上面都有那么多字。有的很小,泛黄,纤弱的样子。有的很大,很重,硬封皮。商务英语,艺海拾贝,万象,杨绛,四大名著,三联书店,地骷髅,红楼梦,闻一多,古诗词。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懂。经史子集,经史政地,一样也不懂。只偶尔在要演讲古诗词时,挖出唐诗宋词的硬装砖头本,随便翻到那一页,指指点点。只记得数年前,背诵过一篇溢满春意的文言。只记得夜半看《我们仨》至落泪。什么什么系列从没碰过,四大名著更只读过水浒。可那一整个架子的纸、一整个架子的字在那里,那里有那么多的字,在我偶然经过的余光里给我一些虚无的底气——也许有一天,某一个下午,某一个晚上,我会读它们,我会懂一点。如果我读过它们,脑子会不会灵光一点?后来我高中毕业了,没有古诗词功课要做,我无所事事,我总是疲惫,我不在椅子上发呆了,我早上也起不来了,我最终也没畅畅快快读过一次。

现在,那里只挂着一面镜子。

 
 

Could the Rain wash it all away?
In the dead of the night
I got hit by a song from the past
There was nothing but stilled tranquility
turned into a soundless puling
Nostalgic Sentiments
of a Time and Space beyond touch
How to stop tears from shedding?

 
 

我可能只是希望不要有东西这样不断地凭空消失。

 
2 
 

12月

    
"A society collapses when it listens to its politicians instead of its poets."
   
入冬之后,空气凝固得更明显了。室友到了晚上没洗澡,身体上的味道闷在床铺之间。同学的口气吸进来我口中。我自己说话也总是要熏到别人。
   
「只要多花一点时间无所事事,世界就会更加美好。」
   
“因政策通知情感和行为都必须在成年后,所以改成十八岁了。”
   
折胶堕指,铄石流金。
   
“十几年前就丧失信仰的小区,不会允许一条浸泡在自己屎尿里的龙存在。”
   
彻夜没合眼。他在走廊上,落魄得像一个失败的隐喻。
   
“他的西装,他的大森林西装。”  
    
                           ﹃
我对我的朋友说
我像一个殓葬师
        一个殡仪师
一个屠宰大象尸体
    戟刺鲸鱼肉的
                瞎子

      
"...art critics is the worst kind of profession for it only criticizes when it feels like..."
      
你不可以逃。
活下去。研究○○○○,看◇◇;读英文,私下□□;看小说,写段子,玩。
    
总之,有句话常在耳畔。
   
向离经叛道者致以崇高敬意。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