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这时的公交车站,大概不会有车来了。薄雾在静谧中酝酿。夜晚的颜色是橙色,沿着电线杆涂抹街道和低房的墙壁。从一盏路灯到下一盏路灯的档口,摩托车疾驰而过的呐喊忽来忽去。还有更多的颜色,潜伏在新绿的叶影背后,潜藏在楼与楼之间隐隐动荡的天空里。他在站台上来回悠闲地踱步,然后坐下,点起一点烟火,像是死海中开出的花。

评论
热度(1)

2017-04-0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