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我开着小破车,行驶在乡间小路上。阳光把头顶的叶片照得透亮,草的浅香四处飘荡。鸟的啼鸣声时隐时现。行着行着地上的枯枝败叶多了起来,石砾磕磕绊绊。油箱渐渐空了下去,找不到通向市集的路。周围已是树林高耸,墨色的枝叶遮蔽天空。阴雨声袭来,轮毂陷阱沼坑。我躲在车里,瑟瑟发抖。从那天起雨再也没有停。我吃了口袋里干瘪的变质面包,吃了认识的草。日复一日,车的残骸只剩破铜烂铁,白昼黑夜已不可辨。没有人迹,我也渐渐不知道自己是谁。有一次我蜷在车板下睡着,梦见自己吹奏笛子。醒来之后,身困荒野。

评论
热度(5)

2017-02-20

5  

标签

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