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rewrite-(paragraph1)



行走,他想,也许可以一直走到天尽头。
只消不断地重复腿部的机械运动,不断地远离,不断地靠近,不断地蒙骗自己的意识的时间观念,不久后就会陷入走路的认知危机,忘记作为人类的无逻辑性——在嗒嗒点地的节奏里沉沦,一无所知,一遍遍模拟着巡回的脚步。没有时限,没有存在的目的地,没有知觉中途苏醒。

不过道路就此为止了。

评论
热度(8)

2015-02-10

8  

标签

Specch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