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我觉得讲历史故事的音乐剧,多多少少都有个“洗去痛苦”的过程。有些是在剧中,有些是在终末,还有些是在谢幕之后。
法扎,从头至尾都在“洗去痛苦”。它赋予莫扎特的故事一种超脱,一种对时代和周身桎梏能够抗争或面对的态度。它的手法可以说是很“写意”的,并且带有一些后世的视角。揣度每个人物存在的心境,未必符实,但有所意味;他们各有他们的痛苦和欢笑。它的旋律不乏轻快:例如在巴黎艰难的岁月里他唱着“将我纹在你胸膛”。这样,最后他们可以“活到尽兴”。
而德扎,德扎是深渊。我印象的全剧中,莫扎特好像根本没有什么欢心得志的时刻。苦难,更深的苦难;这好像在跌入深渊。而人最终也无法逃离自己的影子。看完官摄之后我几乎难以思考,直到谢幕时他们唱着瞎疼螺丝在灯光下笑了,我才能呼吸。那些无法解答的问题。有时候我简直不敢注视它。
我并没有看轻两者中的一者、或者抬高其中一个的意思。我认为法扎是新的时代里对于莫扎特的故事的一些观想;而德扎更接近于,艺术家、乃至人于自身的自由的发问。这两者似乎根本没有必要当作同样的东西来比较。我既爱法扎,也爱德扎。音乐、艺术,真的是足以支撑心灵存活下去的东西吧。
只是一点些微的感想。
一些题外话:十分希望有人能和我聊聊音乐剧有关的东西,带我进个圈之类的……一个人看着听不懂的语言写就的东西,实在是太寂寞了。

评论(2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