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我坐在动荡的礁石上。海水拍岸。白色的浪花、浮沫攀上黑色礁石的边缘,滑落,消失。我听着各式各样的声音,一动不动。大洋中不知何处的这块岩石,渺小,寒冷,我坐在冰凉漆黑的尖利爪牙上,雨水和海水没有差别地,拍打在脸上。遥遥无期的远处,生命的迹象窃窃私语。我断然听过,只当掠耳而过。

评论
热度(2)

2017-02-08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