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他背上干瘪的书包,蹬蹬踩着自动扶梯的阶梯滑下去,跳上闪起闭门灯的地铁,通向城外。列车穿过隧道,又行驶在高高的桥梁上。他贴着双层玻璃张望,看见楼宇之间的街道,其中有他昨天走过的路。
窗户上涌起模糊的小圆形雾气,他从门口退开,把手盖在上面。天空在渐凉渐暗,路过的站台上人越来越少。他在倒数第二站下了车,换成颠簸的巴士。巴士沉默不语,所有人都去向同一个终点。
引擎熄火, 他跟捧着花的人、戴着耳机的人和一路上望向窗外的人一起下车。他离开正道,在高高的雪松木下面走。他从边门进去,绕过一排排墓碑。新死去的灵魂占满了前排坐席。他走到不深不浅的地方停住,把颈上厚厚的围巾摘下来,围在那块墓碑上。他盯着黑色的碑石和地上生长的杂草看。
然后他走了,风吹开他的领口。他沿着长满雪松的路回去,走到公交车站的时候,路灯亮了起来。在暮色之中。

评论
热度(3)

2016-12-17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