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她取粉笔,施粉墨于黑板。她放灯片,映一阙苏词琅琅。
她讲演,娓娓声声,道其事而明其理,称其表而入其里。使我身陷桌椅之间,而思游于古今浮云之外。似得庭台信步夜凉如水,更见宫阙深深兵临城下。至于话音落定,收声而停,才觉只不过与白底黑字相对罢。
她平日却是嬉嬉闹闹。悲其悲,乐其乐;伸手放言,恣意妄为,似无身外之忧。但若作数答题、演讲作文,当敏俐对之,才学自现。
生如浅涧,而思达海天。兴许,这样便可以游戏人间。
 
 
记于九月二十九日。

评论

2016-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