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他握着柳叶刀,如同指尖掐着一片柳叶,把刀刃越过我的脖颈上那道血线。我好像透过他的瞳,看见我吞咽将死的动作,伤口随着快要熄灭的呼吸开合,红色,红色的裂缝,世界开裂。澈澈清水泼掉汩汩涌出的血液,我的生命带来的血不几时就会流尽。他注视的目光,从黑色染成暗红,和夜晚的海被鲨口下的血滩晕染一样。他的头发擦过我的下颚,吮干颈侧。他用虎牙刻进自己的手腕,衔着血倒入我喉舌间。
我可能在死后呛住了,后脑勺压过浴缸边沿滑落。我盯着黑色瓷砖之中镶嵌的一方浴灯,直到它从月亮变成夜晚的太阳。黑色的泪蒙蔽我的眼睛,从那以后,我有了被染红的蓝色虹膜。”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