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那晚我坐于陆离的灯火中,听他歌唱,一个音在耳边绽开,另一个从齿边灿然。台上颜色云积的雾气弥散眼睛,因而我比往日看得都清。他年轮上的数字比时代还年轻,而我年纪甚至比他更浅;于是我就以为我能听见六十岁后他再唱同一首歌,带着久违的厚薄和眼角笑纹,唱成不同的明灭。

*“他”字不代表性别/个人

评论
热度(1)

2016-06-08

1  

标签

半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