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他在细雨中走,伸手,袖口沾满雨滴的细笔写下的笔划。他在那些细细的书写里闻到云落下地面的味道。脚却异样的轻捷,脚步却异样的沉重。
.
云真的落下来了。快要撞倒他鼻尖。
.
然后他就从有雨声的梦里醒了。衬衫很干,没有一滴梦熔化过的痕迹。

评论
热度(4)

2016-05-2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