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雨滴落在窗上的声音成为他梦里的间鸣。

忽然他醒转,眼睛对着陌生的石灰的天花板一点点对焦。光影憧憧,他良久才意识到这不是儿时的居所;安全感烟消云散。掀掉身上的不知道盖着的什么布料,发觉自己还穿着衬衫,他轻巧地站起来,还是不免叨扰了周围空间里一些灰尘。

他推开没有关起的门,一排排处理器闪烁着星芒。

他走到主机箱旁,用带着睡眠余温的手去关掉所有的东西。既焦急而又有一些冷彻,定定地看着电脑用几十年前的速度注销。之后捋起袖子开始处理痕经的指纹和DNA标记。


残余的灯断断续续地熄灭,随着他的脚步踏上通回地面的台阶。当他的目光又回到地平面之上时,才觉察并没有下雨。
天际线的某处,飞行器的照明和指示灯斑驳陆离,像是老电影里的城市夜景。它们在夜晚——人类睡眠的时刻,作业,这样天亮时分城市里的积水就会被吸取干净了。他静立而望。夜晚的海风敲打他的脸颊。引擎的轰鸣被睡梦的大脑误认作雨声;而他宁可暴雨浸湿他的肩膀,阻断他徒步回去的打算。还有三个小时四十八分钟,今天的日出就会来临,他就要归返到生活中去了。

评论
热度(3)

2016-05-15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