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二十八年前,他走过那个被淹没又浮出水面的城市。霉斑在晌午的白墙上作画,盐的气味投入眼底。他的瞳孔背面有一个关于这座城的传言,不知从何而来。经午夜,他徒步穿过墟礁的路,走到某处地表。此后,他向下走去,走进失落的世界。已经废弃的万联网在地下空洞里暂存,成一幅幅即将失焦的相片。他用尽一个夜晚吞声咽下远久的字符、影像和情噪;然后他回到他们中去,带着片段的真相。

评论
热度(3)

2016-05-08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