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零点时分已经过去,马车要变回南瓜。
就不知何时,祭典就成节日一般欢庆。铁栏杆外的声音,叫了我的名字。再后,迷糊中夜晚的风未可知是醒是醉。打着不是很明白的牌,说着各式各样的笑,你们又是看见什么样的我,我也是看见什么样的光景。
在夜幕里走,喝着可可啃着三明治,从高峰退潮的地铁里下来,橙色的座椅像帆一样,跑向的红绿灯什么也不像。
晚空中流动的星,飞机游走。
 
可是什么也别再说,马车已又变成南瓜了。
 

评论(2)
热度(3)

2016-04-0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