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每个七个地球日,叫它星期,每个周末,每个循环,起伏,跌落。无尽每日每夜我挣扎,把心割破又缝补然后挤压,我撞地,升至悬惶的高空炙烤天幕,我在极寒的夜里燥烈发狂,我听见地面相撞崩塌的声音,螺旋桨高速运转的呜咙吼道,一只眼睛看不见它背后的来去宏图。我冷静,锁紧眉关哭喊,无声,捋下袖口看着手腕,我爬上窗台,荒废,面前是山堆积。我把头后脑敲在墙上,血液脱水从口鼻蒸发,我一遍遍地让过去振聋发聩的旋律回荡在空空如也的壳体,很多巧克力碎化在我的嘴里,我急切地斩乱目之所及的图案符号,我咀嚼着蜡和血肉,然后咽下什么也没有。我发现我竟是这样的痛苦。

评论
热度(4)

2015-10-25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