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那里有着深红色的河流与红色的河流。”
她转着脚尖,皮鞋陷进草叶的泥土里。
“它们互相交错,并行不悖,只在正午时分的空中交汇。那时刻是火的焰色和葡萄酒的馝馞,是你的虹膜在直视阳光时才能接近的光调。”
她屈下膝盖,而我闻见不存在的花香。
“我曾经饮下一滴。”
“嗅闻起来就好像被抛弃的温度,落进舌尖,是溺于岸上的甘美。”
在麦野之间叶稍蹭着她的发丝,殿阁之后她辗转荒原。
“用那样的河水浸湿虚无的眼眶,将目睹新的日落。夕日和晨曦熹微同时在天空迸溅成星空。”
终有一天她会顺流而下。

评论
热度(13)

2015-10-21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