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无论我看到的是什么,拍到的是什么,都是碎片,时间的碎片,空间的碎片。凛冽的极地的风从大陆的边界吹来(这也许是穿越整个地球的风),它冲过我强盗似的包裹着的脸上唯一露出的眼周,它并不把我放在眼里;它迅疾而且不断,使得每一瞬间我呼吸到的都是相距几公里的不同空气。我想,这样的风速之中,那看起来相互咬合的冰雪的结晶,组成这片大陆的水的固体,所谓积雪(它在此沉寂数个亿年,仿佛亘古不变),是否也会像沙漠一样被风带起剧烈的变幻?我看向远方仔细地在脑中画下所见的形状,记住雪线,以便日后对比。但不久后我就忘记了雪原的模样。即使记得,我也不记得对比下来的结果是什么了。总是这样。


2015.06.25  22:11:04
[关于南极的幻想]
错位幻想的碎片,坐在此地假装在南极。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