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她在呼唤风”

  
我从体操房的窄小的门框里看见她的身影,我向左偏了一下身子,又向右晃动一下,发现视线都被更加地阻隔,没有办法比现在看到的更多了。门楣和宽幅的门框交叠成一个斜置的几何透视,她站在门限圈出的画面的半空——当然是实际是浅色的鞋脚踏实地;塑胶操场的碧绿和焦红延伸成一片色彩,止于灰色石板铺就的边沿,旗台裹拥着背后的葱郁隔岸相望。
光在她的发端摇动,趟过松散的额前半长发丝和马尾辫,落入她扬起的指尖。她挪步左脚,脚跟和右脚的鞋尖成了一线;校服裤子化纤的面料垂着膝盖,滑卷成扇形,有风经过,同时在她的POLO衫和裤腿上波出石白和藏青的微粼。
她向着逆光的地方抬起手,手臂的形状堪堪在水平的位置指向前。像是虚无的握手,起舞前的故作姿态反而自然无比。她举手伸向前方的片刻起风了。
她在呼唤风。
春夏之交的风鼓应邀而来。香樟半青非赭的落叶、晚樱泛白均红的落瓣俱拂过她,在门框封闭的格子里吹来樱花已生串串嫩叶,香樟从不光秃的枝头的气息。嫩桠的血液,晒暖的花芯,凝固的物体生发出的气味散进风中,于是气息和风都变得可见了。它们相随如同水纹,掠过的痕迹近乎平行于底面。她没能捆束起来的栗色头发恣意起来,眼睫毛在轻颤,眼睑因为风的铿锵微眯——还是因为她拎起称心的唇角?她面对的事物被墙篱遮挡,我想要从她的瞳孔里看出倒映的景致。我想要知道那是否是我所想的发生了;旗杆上的红色旗子是否在振荡;这个世界的此刻有否被她改观。
一瞬间,门框是不成形的画框。没有底面,颜料从中浓郁地流淌。
  
  
2015.05.30  00:34
我想叫她“栧”,可是我不知道她的名字。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