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那是一阵奇妙的异动。
他心脏鼓噪的间隔怦然炸裂,一拍,秒速在拖长,一拍,喉管里噎住的唾液和痰混了起来,眼睫毛没能全部打开。合金刀刃磕了进来,是髂骨还是肋骨后方?病态的冰和血肉切面毫无隔阂,巧妙,堪比信纸滑进信封的贴合,血水封缄。这是爱,距离成为负数皆是爱,贴靠得如此紧密怎能不充满爱意,金属舌头与宰杀肉兽的爱。他无法控制颌骨错位引发的微笑。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