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伪]二十一世纪访谈实录

“那个时候我认为我会失去一切。即使不在可见的现在和近来也必定会有一刻,我所珍视的一切……被失去了。而后是我喜爱的一切,我拥有的一切,我触摸过的一切,我看见的一切,一切都在逝去。我无法挽回。因为此刻是河流里已经远去的一滴水,这一瞬间它是,下一秒它翻滚交混便不是了。我渴求水经流的痕迹。
 我知道这一天我正在历目的故事,立刻会成为邈渺的远景,又一个令人怀念的虚构谎话就此诞生。我站在时代的翘起的边际上。
 我却曾经追求过去的过去。更为过去的梦境。
 我沉迷在二十世纪的笙歌阵阵歌舞升平,十九世纪末的黄金时代印在穆夏的画作里,中世纪之后的文艺复兴,中世纪之前的古典时期,埃及运来的罗马石柱前来自古希腊的不语。一切美妙不可言都浸在意会中;而我浸在我的病情里。
 智能机出现的时候,电子书泛滥的时候,我们选择生活在云端的时刻,互联网和科技听起来那么远这么近的时候。我非常,希望再回到前一秒,前一个时代的秒针咔嚓地挪动的时刻,手机小巧得可以单手用九格按键打字,而台式机的外壳从来都是泛黄的,书页划动的声音在午后阳光里清晰无比,手指上的汗湿软化了劣质的小平簿子。我写字写到抽筋,走过的街道和安静的思忖,有冰凉畅快的心挂在手上,手机从来不会累赘又沉甸甸地无处可放。电风扇吱呀的嘶叫声。黑暗而灰尘在低矮的天花板上荡着秋千的楼道,我在褪色的山林间遥望远间自行车的轮毂,落叶没有铺满水泥地。
 第四次科技革命悄无声息——不,其实它根本没有发生过——这就是它的发生方式。人类社会的发展明明到了尽头,却又是膨胀伸张的开始。像皮蛋上盛绽的灰花……(你也许不知道皮蛋是什么;是一种过去的佐餐食品。)腐败的烟花无序地延展下去便成了夜空中的裂纹……我全然没有拒绝一切的发生进程。而我已经不够了,没有力气拒绝它,或者跟上世界前行的步伐。不妨说我生来便没有那样适应瞬息万变的能力吧,同时我一直以来依赖的知觉与感官也在那浪潮当中挤压过度而变形了。简言之,我失去了我唯一擅长的能力——知觉的能力。而失去来得太快。太快。快。
 我之所以一直以来做出悲观厌世的预言,正是因为我知道它们终将实现,而这样的决断更使得我无所作为。多么完美的恶性循环。毕竟,对于这颗星球本身来说,是否是恶性循环并不重要;是酸性碱性绿色红色生物灭绝或者乌烟瘴气并不重要。而小齿轮们也并不重要,任意销毁跌破边角的残次品吧,它们也可以被任意替换剔除,砸得粉碎。那些组成基数的微尘末节也始终无关紧要,今天你折断了,明天又一个你便顶替了你。”
 
2015.03.19  01:14
2017.09.24  23:01微调
 [伪]二十一世纪访谈实录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