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Fake Babel


她睁开眼睛。
棕色微卷曲的发尾缠在她的指尖,她才发现发丝钩刻着一道划痕的伤口。手在何时出现了这样的裂缝?大抵是意识的空档不当心所致。
没有人在走道里停留,但是脚步全部涌动着倾泻而下。

混乱嘈杂的声音嗡鸣作响,汇成一片。
她提着裙袍的垂摆,脚掌交替着轮踏阶梯,低着的目光只看见衣料的浪花一朵顺接一朵啜饮。塔楼壁上沉沦的花纹,此刻仿佛蔓旋着离开墙体的限制。

当她到了地面上时,一切都已完了。

她极快地明白了些什么——因为她已经察觉到什么也无法理解了,所有蒸腾在翕动的嘴边之间的音节都不能再称之为对话。辞不达意文不对题。唇齿间的焦虑永远无法抵达对岸了,每个人说着孤独的语言,从昨夜前还不曾存在的语言,自成一派的语言。被框住在自我的错觉里隔岸观火,永远也不会有回声。

噗,她自然而然地呛出了第一个音节。经过茫然的睡夜之后,她也无法知晓这与迄今为止所用着的话有无分别了。语言的变乱之中凭靠语言依存的力量建立起的高塔堪堪欲坠。

她在夕暮时分再度登上塔的边缘,风沙裹挟手指上的伤痕血迹凝成一片。
神从未存在,这就是我们的真相。

2015.01.19    00:00
(与巴别塔恐怕并没有什么联系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