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致Nalaoi的碎片:雨景

2014.10.24

我和我的脚一起坐在沙发上,不敢关掉电视机——或者说“懒”。口腔里的冰牛奶好像没有味道只有状似的粘稠度,甜腻的50%浓度巧克力被牙齿碾碎。
「雨滴覆盖了带火星的烟烬,他毫不犹豫地把烟头摁在眼中一晃而过的手臂上。
雨滴落在他的唇上,尝起来有咸味。」
偶尔开始了这样的想。



▼以下开始正文部分,献给Ms.Nalaoi的预定草稿:

[关于雨的片段]


先是捕捉到一滴半透明的水,正在肢体划开空气的夹缝中掠过。

雨滴盖灭了火星,他毫不犹豫地把带火烬的烟头摁在面前一晃而过的手臂上。
雨滴落在他的唇上,尝起来有咸味。

从另一只握拳的手下避开,仅一瞬间扬起的视角对向巴黎的上空。霏薄的轻灰天幕,一卷游云交叠的阴影融化在苍白的光色中,沁出零星的水滴。
周旋如同台阶左右的舞步,踮着风蚀的石板路鞋履的声响。石砖隙隔倾斜的雨涧愈渐下行,视线只是掠过褐色的街面;余光中车壳色泽晃眼,不吸引注意的狭窄巷口。

雨滴沾湿了肩线,他毫不犹豫地把受潮的烟头借出手甩在一边水渍的小道上。
雨滴落在他的睫上,闭起眼有凉意。

云光遁现,单纯的降水。

没有浸没一切的意向。
于是在洌风吹散之前压云便随兴而移,一层浅水涂抹了袖口和城市的这角落。斑斑驳驳,雨水在钟声的涟漪中残留的痕迹。

终于来到独角戏份,他从容地自在双手滑进口袋,摸出褶皱的烟盒。一时间指尖难以辨明是水感还是体温。


天空没有记忆。

正如黄昏的雨消逝于无形。




▲含有人称代词的描写大概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如果使用时请根据情况适当筛选拆分修改。
“天空没有记忆”是首曲名即见即套。
奇怪的脑洞,比喻和呼应。大概像是意识流。
总之就是我能够描写的地方就描写了一点点……地点暂定巴黎?仅仅是这样的几句话拖延了整整一天多啊……[倒地]总之还是凑着看吧。[倒地]
  @纳凉与茶
([全文“别理我”系列]↑
((加油,交给你了

♟Sincerely, Meroy·Specchio
2014.10.25

评论(2)
热度(3)

2014-10-26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