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eousia™

他的房门被“铛铛”地敲响。他踩着拖鞋奔去开门,接到一个女快递员搬来的箱子。他依照指示在单子上签了字,把纸箱抬进玄关。有点重,他有点不好意思了,开口说:“谢谢——” 可是送快递的大姐已经飞快地走进打开的电梯门了。他看了一眼门旁没被按响的门铃,关上防盗门。
他拆了盒子,回到窗口,把脑袋伸进冰冻的夜空中,往楼下望;望见她模糊的身影从底楼的门檐下出现,映出路灯和夜光下各种不同的颜色。
她骑上摩托车,在夜里,流星似地消失。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