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eousia™
重度社交恐惧
精神烈性毒物
三流大学生

今天就是最后。我去不了末场,也再也没有机会了。距那个晚上已经过去了很多天,但是它在我身上的影响不褪反增。我不断地看各种视频、读各种剧评,试图重构那一晚的记忆。它仍然模糊了,衰退成一些颜色、轮廓和形状。没有确切的情形和声音。我可能已经失去了它。我只是永远拥有那个夜晚遗留的痕迹,和此前无数个夜晚在手机屏幕上看见的梦的痕迹。
这一切我一定不会忘记。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