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他在两百二十六年前就死去了。有人说他的死是疾病缠身。有人说他死于谋杀。他的尸骨无迹可寻,据说是因为出殡那天的一场暴风雪。而有人说那场暴风雪根本并不存在,维也纳那个冬天没有下过雪。他死后,时代改变,世纪更迭。那时他写下的曲谱,还在上演。我们如今听到的音符的模样还会与两个多世纪前相同吗?许多人讲述他的故事。有人说他放浪形骸。有人说他天真。有人说他疯癫。如今我们还能从他的信里读出他的模样吗?我们还能知道他是谁吗?他的故事已经破碎,又被各式各样的人赋予了各式各样的意义。
我们总对那些逝去了的人充满好奇。我们想要看见他,就好像想要看见星星,看见光迟到的数十亿年间它们怎样存在。也许在那看不清的注视中,我们将会明白自己如何存活。
而他身处九泉之下,又有什么可操心的呢。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