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杂(瞎)谈(扯)

     
最近《敦刻尔克》出了不少影评,大多提到它不侧重于剧情/对白/角色等,在叙事手法/风格/视角上的特别。对此自然褒贬不一。
与这种体验性的电影相对的,大概就是“剧情片”了。
从我开始大概知道电影这个东西之后,一直不能理解那类,奥斯卡青睐的好莱坞剧情片(如果是这么称呼这类电影的话)。它好像有种与应试作文的套路相似的感觉:“叙事”,“情感”加一些“主旨”,隐约有一种“看完长长一个故事之后需要感动一下或者感悟一下”的胁迫感。个人总感觉,看完一段长长的故事,也不能明白它是关于什么的……。出于这种困惑,我不知道怎么理解它。(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感受。)
似乎长久以来,有一种“剧情、情感内核和主旨对一部电影来说很重要”的想法。人们走进电影院就是期待着这些东西。能够构成、并且成就一部电影的是这些东西。
但是我并不持有这种想法。我觉得一部电影,如果只有颜色、声音、光影和气息,而缺少剧情起伏、饱满的人物形象或者明确的意指,是完全可以的。我更倾向于相信电影是一种体验,而不是一个故事。我更想相信艺术是一种体验,而不限于它的表现形式。
虽然有其重要性,但观看者也不要止于那些电影一定要重情节、照片一定要有结构、画画一定要有形状的条条框框吧。艺术不正起源于那些无形的地方吗?所要表达的,未必需要通过那些东西才能领会。
于是那种剧情、情感内核和主旨难以明辨(也许比如最近的《歌至歌》)、体验性的电影,反倒显得更亲近一些。它们,也许正是由于缺少明确的指向,往往不是限于单一的现象,而能够引起更宽泛、也深入的思考。我倾向于这样一种想法:比起指出要向哪里看,而是改变观看的方式、或者引发观看者本身的改变。这兴许是一种更本质的方法。
对于电影以外的其他艺术、或者含有艺术性质的东西,我也倾向于这种想法:不要指向世界,而是指向每个人本身吧。
当然这种想法就比较……了。也许我们还没到达那个地步,我们需要的正是指向社会、指向世界的艺术的箭。在需要被指出的地方被指出之前,看向自身还太操之过急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感受到了什么,又写出了什么。

评论(5)
热度(1)

2017-07-25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