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疼痛。他被撕裂。打碎。散落四周。他不可能再是完整一具。于是他残破地活着。也许是别无他法,或者不以为意,苦痛也当淡然入腹。于是他全然地活着。有一天也许会发现,那裂缝中不是黑暗、空无一物。他的伤口中流露出的不是痛苦,却有光芒泄露而出。如果这就是高贵。那么愿他的灵魂永远高贵。

评论
热度(3)

2017-06-24

3  

标签

瞎讲八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