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deousia —

于是我又没有睡着。
第一部音乐剧是好几年前看的。之后断断续续丢下又捡起来地看了一点点各色各样。
那时候见到伊丽莎白,可以说是惊鸿一瞥了。之前我曾对戏剧心存幻想,但是却发现那些剧目,还不够。对我渴求着难以名状的某种东西的心来说还不够。但是伊丽莎白可以让我看见、看到灵魂里去了。她不乏表面上的美,舞台设计、道具和服饰是繁简得当,是恰到好处。她又不乏深层次的东西。描写关于生死本身的话题实在是勾魂摄魄。生和死的纠缠之间,还有人的自由与否。隐隐作痛的真实之间若隐若现的虚无。还有对观看本身的嘲笑。她是用来揭露茜茜的真相的,她又不是真的;她是要说生死的,而音乐剧又不存于生死之间;她是自由的,她又是不自由的;她……太吸引人了;太吸引我。
我至今也不敢说我看懂了什么,但是在岁月之中,她对于我更加深邃动人。而那些模糊的、看不清人影的影像,(也许正因为它的迷糊),仿佛存在着片断的真相。有一个比较难找到的1992版的官摄,当中 Pia 在婚礼上被死神吸引时的起舞的动作,带点茜茜的灵动,带点被牵扯的质感,亦真亦幻。我似乎很难在别的版本里看到这种气息。以及她所谈论的话题,同样带有那种精微深妙的气息。用世界上最深沉的语言雕凿出的诗句唱出的词,低声诉说着。在时代一角,在舞台一角。无法注视,却始终为人类所朦胧地瞪视着的话题。正是这种时刻,我明白这是我一直在寻找的时刻。超脱于自身,而存在于世界。
有意无意之中交织出极美而极深邃的——但是这一切也许只存在于我的臆测当中,存在于我将我自己投影在那舞台上的时刻中。
我只不过是一个 Kitsch 的人类,所追逐的东西可能是虚假的存在。

评论
热度(4)

2017-06-19

4